• 解放军首轮发射炮弹未落地 无人机传回战场画面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梦江南_江南的丝丝冷风,夏夜的星光虫鸣,伴随我又渡过了个不眠之夜。鸡叫三鼓,西方起头露出鱼肚白,启明星在天涯逐步隐去,我起床更衣,起头细心的梳理发髻,镜中孤傲的面颊得到了往昔甜美的红润,眼中更多的是高妙的忧郁。如斯精心装扮,这美丽又有谁能看到呢?他又在哪?女为悦己者容!江边那座阁楼,对面小洲上的白频花在阳光下宛若瑶池。这是我们约会嬉戏的处所。今日的欢说笑语、地久天长仍然回荡在耳边。而往常只剩下孤寂的我倚楼远眺,望断秋水。唉!日日思君不见君,多情自古伤拜别……楼下的江水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白光,逐步东流。点点白帆在水中荡漾。来来往往的船儿哪一个是你返来的兰舟?夕阳西下,那天你我在对岸的百频洲惜别。你对我说: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”为国戍轮台。你的青云之志使我热泪盈眶。北归的鸿雁将带去我的召唤,边关皓月也将送来你的忖量。回忆起这些,我不由情不自己。眼中的波纹化作晶莹的泪滴落在水面,激起道道波纹,乱了水中难过的身影。这种苦苦等候的日子还有多久?你什么时候能力从头回到我的身边?但我愿意直等上来,哪怕海枯石烂,海枯石烂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月若有情月长圆。篇二:寻梦江南走在青石铺就的乌镇冷巷里,脚步微微落在石板上,每步都好像叩响了汗青,每块砖瓦都好像在诉说着陈旧。我不清楚面前那条冷巷毕竟有多深,好像只需沿着那幽静的冷巷直走上来,便能走进乌镇悠远而陈旧的故事里。我像是走进条时空逆转的地道,沿着年代脉络走向某个今天。穿过条条曲折的小路,抚摩那雕花的窗棂,是在寻觅远久的影象,仍是在聆听个陈旧的故事?我的心没来由地感动着,是为这都邑远不克不及有的安谧吗?这里,惟独黛的瓦、暗紫的木板墙、雕花的窗棂、古旧的屋檐、古朴的石桥,还有横穿小镇的条幽幽的河。乌镇的桥大都是石拱桥,古韵悠悠,凌驾在河流或静卧着,少有扶栏。水是苍绿的水,是这里的魂魄,它悄然默默流淌着,从容串起整个镇子。水,润泽了千年的乌镇,生生不息。那轻悠的乌篷船,漂浮在这水上市井,高高的桅杆还立在班驳的船头,素雅的印花布在风中飘飖。(中国散文网中国网www.sanwen.com)乌镇是从《诗经》里走进去的吧!明明等于阿谁江南采莲男子,袅袅娜娜地走过青石冷巷,从此烧饭织布,浣纱采桑,硬把糊口过成了首首诗;乌镇是从唐诗宋词元曲里走进去的吧!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水池四处蛙”,雨是这里的常客,乌镇的日子经常滋润出豆腐的幽香;乌镇是从现代诗里走进去的吧!“西风不来,三月的柳絮不飞”,乌镇凝注了缱绻和凄婉,好像冻成了美的永远。人们都说,乌镇是个旧梦,深褐色的木格窗子,灰色的砖瓦屋檐,冷巷弯曲,傍晚般文雅的长廊。切的切都似幅淡淡的水墨画。座江南小镇,个安好的梦里水乡。离开这个梦时,风儿撕开了云层,天涯透出丝光亮。阳光泻在水中,船桨划破裂金般的河面。乌镇远去了,这梦却在我心里流淌。这江南古镇,莫不是我遇见的生命中最佳的礼物?篇三:醉梦江南“燕还古塔醉江南,梦倾尘凡落影斑。”烟雨迷蒙中,那江南于繁荣中尽显沉寂,如爬行的巨兽安静地觉醒。常言道:“烟雨醉江南。”安步嵌满青砖的旧道,看遍朴素典雅的古屋,面前是绸缎般的烟雨,耳畔是吴侬地的呢喃,只觉心澄神明。即即是往常这个时代,身边也总会有撑支油纸伞,身着素雅旗袍,踩着零碎小步的男子逐步走过。这般和谐的画面想必所有人都邑神往。昔时乾隆皇帝私访江南,诚然想体恤民情,更多的却仍是想在这伟大人世醉梦场吧。如梦般的江南水色中有安静,有镇静,更有难过。“满城飞絮混轻尘,愁煞看花人。”柳絮飘飘,寥寂天涯,我看到了李煜对故地旧景的怀念。“风笙休向月明吹,肠断更无疑。”南唐亡国,心中悲忿,耳畔却传来笙箫,似是讥嘲,又如悲叹,那“番滋味”涌上心头。人生如梦,千古词帝早已长逝,“阅尽繁荣卧青檐,笑看人生默幽叹。”凭这雨醉,凭这难过,凭这悲忿,我用面前的樽江景敬你。青雨如幕,离隔了我与那逾越千年的情绪。尘凡如梦,骚人有梦,我亦有梦。无梦则已,有梦则需让梦腾飞。江南的婉约让我陶醉其中,可那份闲适却独属于现代文人的醉意。梦,仍需拼搏。有人言:“尘凡本是有情道,洒脱全国又何妨。”这份“洒脱”诚然属于失意之人,更多的却是那成功之人的心境。我想洒脱,更想闲适!霜按穹霄孤灯暗,执念人生踏青天,我相信,对我而言,醉梦不是浮词。篇四:烟梦江南群芳当时西湖好,狼藉残春,飞笙蒙蒙,垂柳阑于尽日风。笙生散尽游人去,始觉春至,垂下帘栊,双燕返来小雨中。欧阳修《采桑子》不知从哪儿顺手拿了本《唐诗宋词精选》,泛黄的书页,淡淡的字迹依稀之中还能辨出那些词句。安步于古典诗词苑中,总会不经意间尝上几口书香的知识蜜果。随便采拾几朵,不由由由然如仙般。那首《梦江南》更是深深吸收着我。兰烬落,屏上暗红蕉。闲梦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潇潇,人语驿边桥。如梦般的诗句,将我带到了那朦朦胧胧之境。江南自古等于那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,她悄然默默地驻足在水边,撑着把油伞,那肃静严厉又婀娜的身姿使民气醉。立夏以前,已是暮春,同化着丝丝夏的闷热,那焦躁好像也不期而至,竟也把这个安静的美人儿添上了几分热感。暮春时节,老是如斯短暂,短的让人认为春与夏好像不丝丝间隔,仿若春未去夏便潮涌来了。老是看到窗外那翻飞的花瓣,那残碎的粉饰冉冉飘落,不由让人想起了林黛玉葬花的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,心中好像也荡起了那莫名的感伤。现代词人亦是如斯钟情于江南的暮春,好像江南向来等于文人墨客的宠儿,翻阅唐诗宋词总能见到她的倩影。在她身边,如许顽强的文人都邑吟出那凄美之词。李清照再怎样顽强,她仍是个男子,她仍是会“惜春春去,几点杏花雨。”苏轼再咋么豪爽,他仍是会介意“花褪残红青杏少”。亡国君主李煜的“桃花谢了春红,太促。”更是让人没法释怀。她是如斯美,如斯醉,若干文人的吟唱更使她洋溢着种凄伤之美。但,她有时也是欢喜的。她,是烟波水乡,淡淡轻抚着面颊的风中能够闻到水的和顺气味,在水的圈又圈的波纹中,瞧见了那青山碧树,小桥人家,两旁的老屋,青黛色的瓦,无不流露着种文雅。那充满着古典风姿的屋身更让人有了巧妙之感。那青砖铺成的石路,宛若至于幅水墨画之中,但目下竟缺失了那凝重古朴之感,四处处洋溢声声欢笑声。目下为暮春时节,饭后的人们安步在这条桥边石路上,桥下也多了几个洗衣服的妇人,清澈的湖水中时时有了几个肥皂沫,不是为作别样的景致。目下的她笑了,阿谁笑靥如花的江南。江南好,景致旧曾谙,怎能不忆江南?生于江南,擅长江南的我,对她更是情有独钟,她的屋瓦,草木焕发着种安宁的气味。她是如斯清爽浓艳,虽不浓妆艳抹,不金簪玉饰的装饰,但却出落得更超凡脱俗。合上书本,她的气味犹尚留存。淡淡的烟雾笼罩的这位江南美人儿,点也不恬静;潺潺的流水倾吐着她的希望,点也不难过;如镜般的天空映衬着她的素颜,点也不华美。如烟如梦的江南,伴随着那句句首首,悄然默默地淌在我的影象中,逐步细水长流……。

    上一篇:驻晋基地官兵学习十九大报告畅谈体会

    下一篇:飞山不老泉关于描写家乡泉水的初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