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科普积极的自我认知有利于长寿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篇一:梦断天涯曾经拥有的,你没有珍惜,我亦毫不在意,所以才让爱流逝在风里,曾经失去的,你毫不在意,我也没有珍惜,所以才在爱远去是扼腕叹息,你不是我,我也不是你,所以我们才没有完全懂得彼此的心意,让那份爱凋零在春日里,远去的就让它远去,现在的我,终于,学会珍惜和适当放弃。一场梦,似醒非醒,一段情,似有似无,一首诗,似懂非懂,一场奢华的大爱,葬送在红尘中,你我,终究陌路,咫尺天涯,寻不到半点旧爱的影踪,想起你的时候,记忆出现断点,你的影子却依然那么清晰,那么多曾经拥有的岁月,如烟,如风,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。暗夜里,手捧一杯温热的咖啡,静静地倚在窗前,遥望远处的星光,若隐若现,让人看不清楚,犹如你彼时的心,你说你一直是爱我的,你说你一直很珍惜我,爱我为什么不懂我?珍惜我为什么舍得放弃?不再执着?你说是为了我的幸福着想,你说放弃也是为了我?远处走来一个人,心里泛起一分又一分的疼,万家灯火,谁依然为你留一盏灯,谁手捧红酒,曾经在月下为你痴迷,谁不顾自己,只盼拥有你一生相伴,携手一生,永远永远。曾经那么多渴望你能够回头看看,看看我眼里为你残存的那一点痴情,那么多年未曾熄灭的浪漫之火,曾经只想为你点燃,可惜,我在梦中,你在风中,天涯咫尺,我始终握不到你的手,感受不到你的温存,一颗心,渐渐变得冰冷。偶然的,我还会想起你,想你过的好不好,想你是不是依然那么平淡,冷静,冷静到我说分开时你依然无动于衷,不知道你需要什么,其实我懂,一个能够洗衣服做饭的老婆,一个任劳任怨辛苦操劳从来不需要爱情的老婆,一个能够生孩子养家毫无怨言的老婆,一个对你呵护倍至却不需要回报的老婆,很可惜,我一样也没做到,我真的很不合格,对于你来说,我是个失败的老婆,什么都想要,什么都不想给,恪守着自己的原则,在我们婚姻的长河里,你我各自为政我们终究形同陌路。这些天真的不敢碰触文字,我怕惊醒我深埋的伤悲,淹没我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,任风雨飘摇,他紧紧的把我护在怀中,任风吹雨打,他牢牢的支撑着我的挡风雨伞,我终于明白,有一个男人,也愿意尊重我的原则,爱我,疼我,守护我,他们说你经常想起过去,是因为新欢不够好,我很少想起你,因为他占据我整个的心,原谅我,这么快就把你忘在风中。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人来爱我,当我们散步的时候,他总是让我走在右边,说这样安全,回家的时候,总是端一碗热汤给我,什么也不说,但是我心里温暖,和你一样永远没有密语甜言,但是爱意却在一点一滴里呈现,依然没有风花雪月生死誓言,依然没有鲜花美酒海枯石烂,我却愿意拥有这样的爱恋,这样的时间里,温暖的不仅仅是我的心田。回忆很痛,过去很苦,忘记过去真的不难,黑暗总是挡不住黎明的到来,失去了一些,得到了一些,只要我幸福,我毫无遗憾。篇二:如烟红尘,梦断黄昏秋天的黄昏充满了沉静,更在静美中透着对美好的眷恋。凝视往昔脆弱的目光,动情地让思念爬入诗行,于是,一股怅然荡漾满腔,让安静的心湖慨叹悠长……(中国散文网 www.sanwen.com)青春的花梦绚丽于时光的扉页,逝去的光阴珍藏起过去的日子。春去秋来,耳畔的风声吹拂了一年又一年,路边的景色荏苒了一季又一季,而黄昏也周而复始地诠释着四季中不同的内涵。秋水共长天,晚霞铺云床,秋天的黄昏是一杯氤氲的佳酿。忘了有多久,未曾静静的品味黄昏的风情,仿佛白日的喧嚣也被这暮色洗涤得格外悠远,举目四望间缭乱的心境也被疏淡了几分。四季轮回中,黄昏是永恒的旋律,于岁月中轻轻的悠扬,淡淡的沉郁,抬头仰望间予人以遐想。不问烟尘,不语天荒,在近乎漂泊的岁月历程中,能深切体味黄昏的,莫过于心有千结的游客们了。随着光阴的流逝,生命里沉淀的记忆越来越多,懵懂的年岁已然走向了另一个起点。昨日的故事,曾有的美好都在不觉中同我们挥了手送了行。不知是在怎样一段漫长的岁月里,我发现身边的感动竟剩余的可怜,以后的时光,再未曾出现在属于我的历程。逝去的时光,总会带来许多的无奈,留下些许暗殇,绝尘而去。诗曰: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黄昏的美丽,让心忧伤;黄昏的沉郁,令人怅惘。望着静美的黄昏在暮霭间飘扬,怀旧的情怀瞬间流淌,而思念的情愫又该如何把蔓延的感伤来阻挡。望长空飞雁,看云来云往,入眼处,残阳脉脉,杨柳依依,远山亦显得格外苍凉。往昔的点滴在黄昏下清晰,岁月的痕迹在黄昏下酝酿。也许黄昏注定要压抑得人满腹惆怅,浓郁中俯瞰着静默的山河,沧桑中沉淀着遥远的情怀。一袭秋尘,掠过身旁,随风的衣袖多了份凉。夕阳下,任凭孤单的背影,老在转身的地方……天涯两隔,竟是你我最终的因果。涉足八千里云月,追赶有你的美景,跌进岁月的长河,泅渡无尽的苦厄。爱,绚丽至极,又寂寥如斯。风雨盈袖,沥尽肝胆,光阴的两岸,我舟车劳顿,你止步不殇,迎风的双眸,滴落伤痛的雨,而你玉立的倩影迎风娇柔。长叹,长叹,苍山残红、云霞凄艳!昏夕惯看鸟归巢,旧时风物荡平川。放眼望远,云天湖水映你如花笑颜,斜阳孤雁唳你背影渐淡。仿若你还在渡口盼我千寻,仿若你还在雨巷等我撑伞,当世事掠过如尘烟,这份固守的执着,是浪迹四方还是放任消磨?只剩我一身孤单、独自守望,人间多少,痴情儿女,屈指云烟,尽付笑谈。情之一字,万恶之源。世间纠结的情分,莫过于虐心的爱恋。彼时。她说,他的思想不吻合年龄。天真中浸满苍凉。总是幻想着要去流浪,带着单纯的梦想。他们都是易感的,幸福不多,点点的忧伤,文字间彼此牵引着想要温暖对方。那个挥洒着自恋气息的男人,狂野、冷漠、脆弱而温情。泅着水墨,不经意间便步入她清丽的笺行,采集她心情的点滴,就这么一路跟着文字疼了下去。她笔下的江南山水,丽景如画,千朵清莲饰万丈红尘开合聚散,却怎也堪不破自身的困厄。耐着夜凉,灯下添香,她说,写一段倾情的字,不再伤怀,为他暖。是不是时光走的太远,我们最后都会忘记怀念,朦胧中再记不清过多的片段。然后,在他离开后的某年某月某个时间,莫要忘怀,曾有女子倚窗对月,挑灯写诗,期盼那些过往能有迹可循,得到纪念。这般颜色,如何肯忘?这份情谊,你让我永记!她说,饮下这酒,便入了劫,只是这缘,太过伤人。她说,任性的你,何时才能长大,往后的岁月要记得照顾好自己;她说,我多想在最美的年华里,把微笑全给予你;她说,以后的路谁可陪我听雨赏荷,想念你的夜晚心突然就疼了;她说,经书翻遍,万法洞穿,还是舍不得、放不下;她又调皮地说,我又写了些小字,主题是什么,给你猜猜看;她说,明知相思苦,偏要苦相思,呵呵,不要再伤心……听着听着,他便哭了……望不尽落寞的红尘,走不完阡陌的尘路,几许怅然拥抱着苦涩的心田,那一笔勾兑的岁月,把逝去的点滴调和成断章两三行。文字间不经意的走来,去看曾经拥有的美好时光,却再找不回失落的期望。在这个梦断的黄昏,轻阅着信笺上泛黄的诗行,有多少是曾经的故事,有多少是破碎的希望。将心事弹落指尖,舒展云烟聚散,题写各自的本源。只是,过去万千再也不见……很久的时光里,他对她表现出来的宠爱与尊重符合其身份。但她知道,那些宠溺是心疼,那些挂牵只能是关怀,不能再向前一步。一步之外,便是悬崖。在时光与岁月相逐的转盘声里,那些固执而坚定的信念,在风雨的敲打下一直絮絮低语着曾有的温暖。我想做一场黄昏后的梦,把一个个祈愿,绣进云翳,洒在阶前夜下,静等漂流的风儿,带着我的问候你的呼唤,轻轻吹送到你的身旁,不再让入梦的脸颊挂满泪痕,不再诉说思念的夜晚溢满忧伤。暮色漫过,灯影柔柔,冰冷的台阶孤单的有些憔悴。我也老想曾经走过的风景,还有湖边的垂影。在这黄昏将尽的傍晚,端坐在岁月的门楣前,老想看清你微笑的容颜,是不是仍有一双出尘般清幽见底的眼眸,是不是仍带有一种含苞的羞涩。生命的尽头有多远?从来没有机会丈量过。只知道路上,那一树相思是为你栽。时常题一些诗句,揉进树上的每一片枝叶,纵使飘落了残躯,飘不走的仍是记忆,碾碎了相思,挂上了泪痕。多少个朝朝暮暮,你试图把逝去的风情,碑刻在每一个梦醒时分。余晖落尽的夕阳,撩动你怀旧的思绪,老了时间,梦又回到了起点。你背影里,挂满了深沉,只为那个女人牵了真情潦倒了心魂。老去的岁月,散了剧场,伤了时光,回首,满面风沙迷了眼眶。你不甘满腹经纶如一抹流痕,你试想用丹青妙笔写意惜缘的种种,让韵沉落于江湖,醉那一池残情。旧词新酒,夜来爽气,不作诗凭。休问相思何处,江南古道长亭。我说,岁月你别催,这一路走过你藏起了多少的美。飘来的云散了,做过的梦醒了,就连身边风也来去无踪。昏暗的天空,孤雁几声长鸣,只剩飘渺得可怜的年华,在水墨里越泅越瘦。那湖畔的堤柳,挥动着长发,古桥下的风影,吹动着凌波的浮萍。思念的清香,散放进往事的酒杯,沉醉后,若还有梦入枕底,又何惧离合是天意。独立桥头望断,世俗横隔,月华倾照,千里传情。醉也天涯,醉也断肠下。都说一切皆是烟云,一切都会过去,现在,我似乎有些懂。只是,很想你,带着点唏嘘,藏着点疼,在这落寞的红尘,在这已尽的黄昏……篇三:梦断金缕睡起啼莺语。掩青苔、房栊向晚,乱红无数。吹尽残花无人见,惟有垂杨自舞。渐暖霭、初回轻暑。宝扇重寻明月影,暗尘侵、尚有乘鸾女。惊旧恨,遽如许。江南梦断横江渚。浪粘天、葡萄涨绿,半空烟雨。无限楼前沧波意,谁采苹花寄取。但怅望、兰舟容与。万里云帆何日到,送孤鸿、目断千山阻。谁为我,唱金缕。可知道你昨夜又闯入了我的梦里了,伴随着落舞的残花杨柳,我在有你身影的梦里,卷着莺歌啼叫的乐曲中缓缓醒来。晨间有着昨夜弥留之久的青草味,冰透的露珠羞涩地挂在叶子之上,似我悠悠的,牵挂已久的思念。推开窗户,街上的人来往急促,我寻思着你的影子,渴望在行人的急步之中看到你的踪影,迫切地想要得到你的一个回眸。我等你,已经昼夜无数。我多想,让那在窗前飞舞散落的残碎花瓣,载着我对你的思念,让她们的渗入肌肤的香气包围着你,把我影子带进你的梦里,即使寻觅不到你,那么,至少让我们可以在梦里相聚一场。又是这样的一个月夜,千里相思,对着明月诉尽衷情,打开你送我的扇子,恍惚之中仿若回到你我相遇的时刻。还记得不?那是在烟雨江南的天空之下,薄缕纱衣,我漫步在花海里,你向我走来,清然的微笑着,我在你柔和温暖的目光之下红煞了脸,初见你的那种心跳,牵制我的所有神经,令我呼吸急促,是否这种怦然心动便是爱意?夜微寒,我握你赠与我的扇子,在心里念着你的名字,怨这时时刻刻,恨这时时刻刻,为何此时你不在我的身旁?皎洁的月亮高挂,将我孤独的影子拉到了地面上,冷清的院子里,暗夜的凄芜卷着迷乱的寂寞向我涌来。这世间可有像我一样的女子,满怀着惆怅在这样的月下等待着心爱的人?江南烟雨三月舞,举伞迟步,素手沾衣,我叠碎了相思梦。梦断江河,当年远眺着你身影渐行渐远的江边,青草碧玉,泥土芬芳,连遗忘的新季都到来了,为何你还不来?江河面上持舟揖,老翁岁大波浪行。眼角边在不禁间有了晶莹的一念,长发被江风吹起,凌乱交织在纤纤指间,江浪拍起,溅湿了我的长发,盘卷在半空中的青丝,写满了等你归来的期盼。细细清雨,朦胧了江岸的舟只,晕乱了我的视线,浪花轻步前涌,小送老翁回岸,老翁见我没有离去,他说:“等雨停了,我渡你过江吧!”我浅笑,感激地向他摇了摇头,老翁无奈地叹气,然后离去。我依旧浅笑,因为我还在等你,我想到你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,我是微笑着的,是以愉悦的心情迎接你的。你知道我为何不过岸的,因为我们许好承诺,你在江岸那头,那么我便在江岸这头等你,不管几时,不离不弃。浪花踏江而起,手中的纸伞突然间变得有些沉重,雨花渐渐变大,落入江里,与浪花交缠不休,同是一族亲,怎奈天与地。不禁在嘴角边莞尔一笑,雨花与浪花的邂逅和痴迷的纠缠,轰烈地沙响,如同你我痴缠不已的爱恋,相思融化,我化作一朵相思云,闯进你的相思雾,遂成一阵相思雨,散落弥漫人间。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。绿波蔓草,烟雨飘娆。潋滟水泊涌至靴底,青莲摇曳,浮萍间隙有情,那陨落的情思,浪花卷走了它的寂寞。我回头,深深叹气,飘来的一阵葡萄香味,使我恍若梦中。当时年少,我调皮着越开家门,走到葡萄欲滴的果园,你负手而立,月牙色的衣服飘然淡开,我见到你俊朗的容颜,一时间不知做如何言语,你对我莞尔一笑,笑问着打听我的到来。我痴痴,娇羞的垂下脑袋,第一次清晰地听到心脏颤动的声音。你为我摘下一串最为熟稔的葡萄,紫色流光,旖旎着美好的触动,相思之弦拨动心间,望尽千楼前的烟雨美景,怎一缕飘雨,灰烬丝丝情意。可知如今,游观这江南美景,只独剩下我一人,遂只有在烟乱中才可望见你的影子,伤恨不再,只希望再次渡步江南,你能在身旁。还有这在江南焕发紫光流玉的葡萄藤下,我会在那里等你。碎花飘荡,悠然记得你我共坐舟只,同持舟揖,嬉笑着湖中鱼儿来回,笑看着鸟儿双翼偏偏娟秀齐飞。你摘与莲花与我,眉目带羞,我闻见心跳,取君伊莲,寄予君心。年年复年年,日日复日日,长望着,溪水江边,待君归来。千层云翳,波澜不减,万里行舟。仿若那时那刻,我送你离开,执手相别,多希望此日永远都没有到来,只要如此,在你的身旁守着你,不闻天下事。遗失指尖的温暖,你深情地凝望着我,千言万语,不舍之情,怎可就此话别?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一字一句断魂,一丝一缕愁肠,千山阻隔,你的身影,遗留在我心底,千年又千年。还记得我们同唱的金缕曲吗?只是,没有你,谁与我伴唱?篇四:梦断春语春风,季节中孤独的信使,在岁月的缘份里掠过,留给大地尘沙的问候,向红尘虚伪的世界挑战,狂傲中撤下层层沙粒,让干涸的洮儿河古老的河道升温,写满人世苍桑!消瘦的身影与风沙对视,彼此间无声无语,却在荒芜中倾述一段苦涩的情感。站在漫天轻舞的沙尘里感受着柔情的缠绵,孤旅红尘的心儿,并未因温度的拨节而融化冰冻三千尺火热的激情!一杯苦茶、两本日记、三分心绪、四分回忆、五级风沙、六分情梦、七分夜色!昏暗的灯火中,思绪如潮,似风似冷,寒入心土,灯影如蝶!那曲“九妹”,唱断了银霜的月色,却唱不断我深碎如寒的回忆,那美丽而凄凉的约会,关于一场风花雪月不了情的故事!谁?曾经说过,爱情本来就是一场劫数,起起落落,生生死死,誓言如风,却覆水难收、是的——!心中痴情的我却在红尘里深深的跌进一个长相思的童话中,在那段难忘的季节里,我却溺水了,被一种不叫雨点的碎情丝湮没了。生活里,情与梦,不小心掉在了古老的黑土地上,“碎了,”“自别离,心难舍,一点相思几时绝。”茶水在孤独的冷却,无意中,杯子倒了,浸染出一朵失血的石榴花,静静地绽放在洮儿河畔风沙的情愫中…………篇五:梦断故乡五月天五月天,回故乡晃悠,故乡是个古镇,我只是在30年前去过一次,那时的我对故乡的印象,它像一副水墨画,比较自然,泼墨而写意:花草曲折,巷陌若隐,炊烟人家,鸡犬相闻。晨起乡邻招呼,日午壮汉打嗝,夕照巷子里,小童飞快窜过,月光静影,疗日作之劳,听取鼾声一片。雨滴空阶,解世俗之忧,夫妻细语时闻。“欲把故乡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”。故乡更像是老了的西子,像个老人:苍茫庄重,依旧素淡清雅、端庄沉稳,安然如睡,与世无争。默默无闻的故乡古旧小镇啊。将到故乡,情更切,走近故乡,情更怯。回家的感觉真好,“心口啊,莫要这么厉害地跳”。到了。啊?要买票!故乡街头有个牌楼,牌楼下有个窗口,窗口旁有一匾告示,上面写着:“票价:成人每位100元,儿童(身高1米20以下免票),团体(10人以上每位50-75元)。”为何要收这些门票呢?是这里发现了远古的祖宗。其实,我们每个人都有共同的祖宗,何必掘祖坟,让祖宗现世,为子孙后人再丢人现眼呢?故乡啊,你错了。啊故乡,我认准了你,来了,你何以不认得我了?故乡啊故乡,你好像是老祖宗大梦初醒,一夜之间幡然醒悟想通了?你为何不安分守己,不干本业,实事求是地生存,非要折腾自己呢?你自己甘心撕下脸来降人格,迫不及待滑坡降到谷底——谷底那种“吉尼斯模式”的境界?!这是发展和进步吗?实在太意外了,我拿着准入故乡的门票,不多感想,既回家,就进门,进入,故乡。离别30年,是什么概念?离别30年,还有什么印象?从前淡旧古朴的、水墨画样的故乡不见了!那一盘子里就可以装得满满的,东方意境的,江南元素的,小桥流水的,枕河人家的,古老的故乡不见了!认不出来了,不,碧落黄泉,它消失了。垂垂老矣的镇子,蓦然聊发了少年狂,垂垂老矣的故乡,不甘老化,它对这张“老脸”进行了“整容”!问题在于,它完全失去了自信和本真,学了东施效颦。对自己的家园辣手辣脚、大手大脚施过了整容术!“山是眉峰聚,水是眼波横,若到眉眼盈盈处,归去唤来同住”。而今,故乡的“眉峰”上做了“隆鼻”术,重画了“眉毛”,“额头”的皮“绷紧拉伸”过了,枕河人家的“眼睛”,划了“双眼皮”。苏轼委婉地说过,只要守住西施的本真,“浓妆淡抹总相宜”。故乡“手术”之后,淴浴洗头洗脸面,犹如一桶水彩颜料向这副水墨画卷上倾盆而下,七彩混合,凝作一团漆黑。又如一桶碱水倒下去,洗得镇子惨淡苍白。故乡啊故乡,不合时宜的盲目的建设不是建设啊。你老人家过气了,背过去了!我无语,我迟疑地小步,去到老镇的石街的转弯处,想找到那座茶楼。在这里,曾经有一个茶馆店,这家暖老温贫,集散着古镇悲喜,四季人声的茶馆店,再怎么折腾,也不能把你弄丢啊!茶馆,是古镇滚烫的心肝。可是,没有,茶馆没了,心碎肝裂了!茶馆变成了妖气纵横中西混杂的酒吧。这种光怪陆离、时尚时髦的黄金铺子,又有何用!故乡死了,叫人怵目惊心,令我心惊胆寒。新街上新建有一间仿古的书院,跌跌撞撞晃进去,惊异得不行,铺里陈设了坐席,但杳无人迹,座旁有书架,没有一册古旧老书,全是时新期刊和新画报,画报边上,有多种饮料、茶点。街上有吃店,不看故乡的“眉眼”、“脸色”了,这里,还有当年我载欣载奔大快朵颐好吃的吗?我最想再次尝到的口味。有!麻辣汤,青爽的蚕豆瓣酥,香脆的臭豆腐……我全要了一份,一口一口,狠狠吃,疯狂的慰藉,慰藉满腔的悲情。饭后,站起身来,朝饭店外望去,“五月石榴红似火”,几株石榴树上,姹紫嫣红的花正开满了枝头,进门前忍住的泪水,这时因为瞠目结舌,因为低低的垂首,在我眼中消失了,从我的心里淌出来,可能那不是泪,我感到一种痛。每个人都有故乡,儿不嫌母丑,总是会对朋友说,请到我的故乡来。总是要对朋友指着自己的故乡:“我就骄傲地告诉他,这是我的家乡。”这是我五月故乡行带着的梦。现在,“我就不想告诉你,这是我的家乡”。真的,我说的是现实,是事实。走出饭店,我站住了,啊,故乡,既然回来了,我还想再看看。篇六:梦断奈何桥三月,又是那个感伤的三月。细雨洗刷着混浊的思绪,打开尘封的记忆,一阵芳草味的春风带着温柔的阳光迎面而来,那个青春美丽而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。此刻,你的笑容顿时湿润着我的双眼,你的玉手触碰着我内心深处那麻木的神经。你在天堂还好吗?那里是否如世外桃源般美丽,那里是否远离钢筋丛林繁杂喧嚣,那里是否拥有着天然的美味佳肴,那里是否虚幻空灵而心灵纯净。老旧记忆如时光倒转,旧时情景一幕幕回放。第一次嬉戏玩闹,年少朦胧;第一次和你牵手,激动满怀:第一次与你亲吻,血脉沸腾,人生太多的第一次与你分享,太多的感触却埋藏于心。随着时光的飞逝,才知道第一次的爱恋竞是如此纯结、真情而刻骨铭心。然而求学之路把你我分开,最后一次见面却成了诀别。你把最美的音容笑貌留给了我,与病魔斗争的枯容淡颜留给了自己。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,你豁然离去,留给我的是青春永驻的刹那与悔恨遗憾的终生。我对你的记忆在那一刻截然而止,留下太多的空白让我去追忆、去幻想、去填埋。多少次深夜嗜酒伤怀,多少次梦里家乡偶遇。那山,还是那座山;那河,还是那条河;那人,还是那个人,伸手拥抱,却是虚无。陡然惊醒,原来是场梦,顿时惊汗淋淋,虚弱无力。那份伤怀,夹着失落;那份失落,夹着痛楚;那份痛楚,夹着血泪。那故乡的雨啊,你细细飘零吧!那山中的溪涧啊,你涓涓长流吧!那丛中的杜鹃花呀,你漫漫绽放吧!让她孤零的身影多些陪伴,让我痛彻心扉的思念多些释怀!人生路漫漫,一路绿草繁花,而你却是我心中深处那片唯一的芳草地!松开你的手,关上记忆的门,拭去眼中的湿润,抖抖衣尘,策马向前。篇七:梦断桃园杜鹃花绕林之时,清明的断魂雨,霏霏的一并而来。思念的心像一块泅开了的海绵,轻轻的一碰,便湿透了天,湿透了山水。一片苍翠,殷殷的沁凉挂在心底的枝头上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逝去的亲人与朋友,与时光无关,与杜鹃无关,在雨里,在风里,旧时的模样滴滴的浮现在面前。或许一个手势,一句私语,穿过林间的松树,悄然落至。我伫立在祖父祖母的坟前,杜鹃花的清香在空中流动,与桃园的山林,与荷塘的水,化作一气,山水的感性是互通。那么,阿婆阿公,我们的心是否亦能像一片花瓣,踏千山走万水,还诸于天,还诸于所有的一切。我的心潮湿得如三月的雨。犹记得,杜鹃烂漫时,祖父带着我,带着我们自己制作的风筝。风筝在高空晃晃悠悠的飞,祖母牵着细线,静静的站在山坡上,风吹乱了伊一头苍白的长发。后来,祖母死后,祖父依然在三月,带着我在山坡上放风筝,只是,风吹湿的是祖父眼眶。再后来,每一年的三月,我会和外子同样在山坡放着风筝,让风吹乱我齐肩的黑发,吹湿柔软的心。或许,若干年后,山坡上一样会有一对满头白发的老夫妻相互搀扶,带着他们的子孙,继续着放风筝。我在坟前泡制一壶清茶,安静的立着,让茶色晕染着那些旧旧的记忆。墓碑上祖父祖母的瓷烧相片,慈祥宛然。十二岁那年的三月,春天比任何一年都来的迟。江南的早春,沉浸在冬的冗长的寒意里。阴雨霏霏,风肆虐的敲打窗棂。我睡在床上,已经五六天了,低烧一直陆陆续续的伴随着我。母亲坐在床边低声啜泣,父亲一筹莫展。那时候,乡下的孩子生病,只能找郎中医疗。隔壁家的郎中,灌下我几碗刺鼻的中药,见我病情依然不见效后,让父亲另请高人。我躺在床上,不断的做梦,梦见祖母,面若桃花,手里拿着诗稿,盈盈而笑。我拉着伊的手,伊的手冰凉如绸缎。我使劲的挣扎,伊拽住我的手就是不放,逼着我念;一处相思,两处闲愁。我喃喃的叫着祖母,祖母含笑不语。祖父坐在窗前,汲着黄烟,一直沉默不做声。像是下了千万次的决心,祖父盯着父亲和母亲,一字一句的说;总不能眼看着孩子这样拖下去,死马当做活马医。从今天起,我自己上山采药去。第二天清早,父亲陪着年事已高的祖父一同上山采药。不知道是祖母在天堂里庇佑我,还是祖父的药真的管用,等到窗前的杜鹃盛开第一朵花骨朵之时,我的低烧奇迹般的慢慢退下,靠在窗前闻春天的味道,小小的心竟有些恍若来世的感觉。往事宛若烟云散落在时光里。“纵使埋骨成灰烬,难遣人间未了情。”在杜鹃花香里,在阴雨飘飞中,微细的心灵穿越时空,一捧馨香供奉,我遥见了祖父祖母展颜一笑。春风躲在林间,一阵阵风翼,吹动墓草,垒垒荒塚上,纸灰缭绕。一砵黄土,致不敬的怀忆和哀悼。也是清明节的日子,我依偎着祖父,祖父一边点燃纸钱,一边与祖母低声私语。雨,打湿了我额际的发梢。祖父爱百合,喜欢百合的花语,百年好合。房前屋后都种着百合。花开时,房间里尽是百合的清香。有时会看见常年卧病在床的祖母拖着病体到院子采摘百合,用剪刀轻轻的剪下一片花瓣。祖父蹲在祖母面前,低下头,祖母羞涩的把花细细地别在祖父的衣襟上。祖母死后,祖父再也没有种过百合。祖母去世,留下的遗言竟是;下辈子,我依然做朵山谷百合。如今,祖父与祖母踩着一路的芳菲在天堂相聚。倘若如此,那一抹杜鹃,定是祖父祖母为我留下的长长的相思。凝望杜鹃,心底竟是一丝暖暖的情感,像丝线,一团殷红的丝线,老红,绕上来,紧紧的绕上来。篇八:梦断魂桥晚空中有飘散的细雨,雨停歇的时候,我再也不用奔走。奈何桥上,有个孤寂的灵魂正在游荡。当种子成为鲜艳的花朵时,正是你的漂泊有了居所。白昼迎来了一个黎明,昼夜唤醒了沉睡的心灵。苍茫的大地,凄凉的秋天落叶飘零,枯萎的叶子逝去了生命,落在地上渐渐融入土里。时间说过,不管你再如何的辉煌成就,总有一天我将会把你带走。我们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挥霍着自己的生命,却无法敌得过岁月的蹉跎使我们老去。我们在人生的浅滩上烙印着一个个的足迹,而踏足的脚步力度不同又造成了深浅不一的痕迹。就是生命,或轻或重,或喜或悲,一路上磕磕碰碰在所难免。晃眼如烟,逝去无踪,追逐着梦,敲响着心灵的期待之歌。谁没有过那段难以忘却的过去,夜阑人静呼吸一进一出陪伴着自己。用指尖触了触冰凉的心,微暖的手心似乎此刻变成了庇护的小小地带。人海里,并非要显得高贵,才能体现出与众不同,平淡至真,能使人读懂心扉,即便平凡,也是最美。离去的人儿该明白,她离开的是最美丽的人间,然而一切已经过去,倘若能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幸福,那要懂得珍惜,明白自己。鲜血,惊扰了无数个夜里的沉睡,梦境里,那昨天依然历历在望的思念。凄零雨,梦魂桥,一个人儿数载牵挂,泣涕深秋时节,清风只随午夜,只因伤感落下。岁月如痕迹,有谁如我会把怀念深埋进心,写进文字里。徘徊,曾经的你,让我最后一次看你,没有人可以埋怨,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。偷偷躲进一个角落想着如何有天忘记你,那也许只是如何,也许只是也许。篇九:梦断江南深夜寂静,还迟迟无法入睡,万赖寂静下,独对着电脑,思绪万千,任泪尽情的挥洒在键盘上,尘封的往事,涌上心头。是否还记得那个调皮的女子,那句“哥们,我是新手”一次无意的游戏,结识了一场难解的缘,一切的一切仿佛命中注定,也许是前世五百年前,我回头的刹那,太过短暂,没有清晰的记得清楚你的容颜,也许是你行走的脚步太过匆匆,我们还没来的及,将彼此深刻于心底,才注定我们今世的情缘,只是短暂的相逢,相知,相爱。独对孤灯,我深深想你于心间,独坐窗前,静对细雨,我想你于心田,独行湖边,面对孤荷,我想于腮边,独立雨中,还是我忘不了的思念。或许是我的爱恋太过于卑谦,只存在于你的可有可无的心间,或许是我的情缘太过于浅,无法灌溉你满满的心田,或许是我的思恋无法到达你梦的彼岸,无法驻足于你想飞的心间。有一种爱叫作放手,有一份情叫作释怀,有一种爱叫作选择,有一种情叫成全,有一种爱叫作无悔,有一种情叫作无奈,有一种爱叫作放你去爱,有一种情叫作留你在心间,佳期如梦,遥望于江南,爱恨只在距离远,决定放开你想飞的翅膀,任你自由这人世间,情缘似流水,无法驻心田,爱罢终是空,泪雨送君行,一切似场梦,迟早都会醒!!!篇十:梦断东华•魂何所寄多年以来的早睡习惯,在这无所事事的岁月,瞬间土崩瓦解,荡然无存。以为每晚只要把自己弄得身心具疲就能在黑夜中沉沉睡去,最后发现,自己的想法如小孩子一般,一般的天真。睡意很浓,祈求般让其带我进入另一个可以使我较为满意的世界。不知过了多少些时间,如愿的飞离此世界进入彼世界,在那里,开始了我的思想活动。春意正浓,窗外枝头上,春天翩翩起舞,鸟儿奏乐,阳关明媚,斜斜地洒遍大地,照在枝头,连叶子也失去了自制,春风得意般纷纷披上绿的新装,这般春季,正午时分,乏力无比,老早拥被而睡。从睡梦中醒来,精神抖擞,整理好那些琐碎的生活后,拿起牙刷、脸盆、毛巾直奔公共用水间。低着头享受无牵无挂的安静随意的走着,不经意的偶一抬头间,一个面带微笑的熟悉的侧面在放光的眼球里聚焦成像。她双手娴熟的搓着衣服,旁边堆有一小山,那似乎是我平时的衣物呀!满心疑惑,慢慢走进,那不是梦,那是真实的我魂牵梦萦的母亲啊!我说不出有多么的兴奋与激动,假如我知道之后的结果,我想我一定会假装毫无感觉,平静如一湖静水。因为那激动的激素把我推出了那个梦,看着熟睡的舍友,静听偶尔的鼾声,摸着热乎乎的面颊,这一切都在无情的告诉我:那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。梦里梦外,原来我一直在做梦,现实生活里也不过如此。步入东华之后,走完了十九个春秋。你我一个像夏天,一个像秋天,你却总能把我的世界从冬天变回春天。离开你后,我其实什么也不是,连填饱肚子的一粒米饭也找寻不到。过去我就像一台生锈的机器,总有许许多多的零部件需要修理、纠正。而你,就是那位有高超技能的修理师,总也看我不惯,定要把我身上不完美的零件给弄得焕然一新,否则决不罢休。我也像一个永不低头的斗士,从不肯低头、认栽。于是,我们之间上演了一部部惊天地、泣鬼神的戏剧。多年以来,你这种鸡蛋里挑骨头的做事风格,已牢牢烙进我骨髓,于是我骨子里透着桀骜不驯的行事作风。现如今,有太多的牵挂如影随行,我好似站在一个十字路口,环顾四周,都是笔直的大道,路边还有迷人的霓虹似乎在为我喝彩。可是,任我绞尽脑汁,我也不知道该踏上哪条路,往哪条路上印上我的足迹。不,那放射绚烂光彩的霓虹灯不是在庆贺我的胜利,在那迷人的彩光里,充满了讽刺,讽刺那头迷失的羔羊,讽刺那条池中鱼,或许是在讽刺那人孩子般的天真。不!错了!错了!不是我站在了十字路口,确切的说:是我的思想。原来,我已衣裳褴褛,身心具疲,以一个神经病的姿态在自以为是的世界里徒劳挣扎。思想开化的程度有限,思想短路了,在十字路口,思想的发动机没有了动力,停止了前进的步伐。遥望远方,那一条条的水泥大道,笔直的通向远方,哪一条才最适合我,没有了辨别的能力,我在想:当我踏上某条道路往前走的时候,我却在望着另一条道路,而那一条或许有许多吸引我的事物,为什么就不能一起走完那些路呢?否则,留下的只有遗憾。篇十一:梦断西湖想飞,自由自在的飞,那深邃的天空,渺茫的太阳,似乎一切都因自由自在而忘乎所以。飞向蔚蓝的天空,在与不在,我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。说与不说,意就在那里,不言不表。很想毫无顾忌地走在断桥,听着娘子的悲情诉说,千里姻缘只由一线而牵。相约断桥,欣赏着湖光山色两蒙蒙,山外青山楼外楼的人间美景,看着娇羞的水莲花,虽出淤泥。却为惹污秽。无情的温柔瞬间沁入心脾。苔上雪告诉我,你不曾光顾我的居所;心中情暗示我,你已无情的将我忘记。然而燕斜飞,雨轻滴,雪漫洒,我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,也许不曾因为什么而改变,不曾以为什么而惊扰。时间让我有了许多美好的记忆,然而时间也可以让我忘了这些记忆。朔日,勿念,然寒而阴为幻象,不可温心,应忘之。柳絮,轻飘,柔而美,所示美意,顷之,念也。美好的回忆,心痛的故事,因忘记而惨淡,因回忆而悲伤。应永远封藏。继续着人生的征途,我愿做一滴雨,不曾记忆,不曾回忆,没有快乐,没有悲伤,只是数万水分子凝集热诚的无情晶体。意图只有一个:奔向大海。缘,如烟消逝。分,如云轻散。短短今生一面镜,前世多少香火缘。执笔轻描,只为忘,减伤,稀痛。云淡风清,阳光射入屋内,内心似乎也看到了一米阳光,但这歹毒的阳光又一次灼烧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,心在一次通了,感觉阴风寒了,热情洋溢都不适合自己。也许只有天边那一方净土,才可抚平昔日的忧伤。向往着有那么一天,清早起来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,听到鸟儿冲着我快乐的吟唱,花儿把香气送进我的房屋。打开门窗,热情拥抱这一切的美好。对着太阳大声地说:我自由了,我不再痛了。声音穿过小桥,绕过绿水,传到整个世界,世界知道我不痛了,我忘记了。我已经将心放飞了,飞到那天边的净土,净化了心的灵魂。那片净土里不曾有回忆,不曾有痛。只有漫无边际的云,在云上轻飘,俯瞰着大千世界,嘲笑着世人的勾心斗角,愚昧无知,他们因痛生悲,由爱生恨永远都无法逃离。世事变化,一切都是想象,现实很残酷,不容许我做一高人,净土也从来未曾为我而开启。清明雨上行,落叶丛中飞。春季百鸟唱,夏季青纱帐,秋季五谷香,冬季雪茫茫。四季无声无息的交替着,时间慢慢的流淌着,寄托给时间的是今日伤,昔日痛。心底的那道泪痕,若干年后也许仍会存留。但却不曾记得为谁而留。遗忘是最美好的事情,记忆的伤痛一抹而去,从此便可以做一个自在人。娘子的声声呼唤,许仙你可曾听到,水漫金山的誓言,你可曾还记得,娘子的痴情,你又何曾晓得。忘却吧,娘子。早日忘去那负心之人。做回一条自由自在的白蛇。没有断桥相会,没有花前月下,,没有至死不渝。独揽月下萤火,照亮一纸寂寞。一个人的心事,一个人的故事,一个人的诉说,一个人的倾听,永远都只是一个人。唯有这支笔与文字才可知晓之下的我,真正的我。习惯了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心情,让步而却还没与习惯忘记。忘记会很痛,然而忘记之后又会有一丝欣慰。藤雪一面往,江野多凄凉。不曾知道当年的心事,遗失的却是一段不素的情怀。夏日里的雨,浇湿了当年的春心荡漾,一把纸扇割断了两世情缘。只能记的绿豆之意。微笑,不视。一切都已抛诸脑后。一生你好便道出心中所有意愿,雪是我唯一可记得事物,即便忘了所有,也要记的它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而记得。多么想一个人站在断桥上,观赏者雨中西湖,即便雨打湿了眼眶也不愿离去。望着雷锋,感受着娘子的情深似海。多么想在那断桥之上感受着我的缘,寻觅着我的缘。不想表达得伤是心伤。缠绵的往事已化作一缕青烟消逝在记忆中。相思写在脸上,却不知相思之人,转回头看着记忆,仿佛相思的是昔日的伤,但早已找不到那伤心之人。篇十二:梦断无痕冷冷清清的中秋节宛如一阵凉风,悄然划过我的心池,没有惊涛骇浪,只是在它经过的一瞬间,泛起了一缕微澜。那逐波而去的是你无限的温柔,残留在我眼底的依然是孤孑的倒影。秋阳下的田野,一蔟蔟顶着骄阳抢收的人们,那热火朝天的场面,却不是那些舞文弄墨的骚客所描绘的恬静的画卷。在我的肉眼里,那是为了生命而挣扎的无硝烟的战争。他们没有“采菊东南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那份闲情逸致,他们也不是完全从心底爱上了这样的生活,只是为了自己,也为了孩子,不得不钟情于这样的山水田园,风里来雨里去,每天素面朝地,细数流年中一天天飞逝的日子。我舞着那一束束稻子,努力做出一个比较完美的造型,让这最富有创意的刹那间的身姿,定格在这片空旷的原野。希望千年后,还有人记得这个优美而朴素的动作,就是由于成千上万人周而复始地运用这个动作,才延续着世世代代生命。那镰刀割稻谷的唰唰声,是纯天籁之音,赛过音乐厅里的萨克斯;那稻谷撞击拌桶的咚咚声,是那么节奏鲜明,不亚于舞池里的大鼓;随着稻谷下去撞击拌桶时,人们的嗨嗨的吆喝声,可以与少数民族的山歌媲美;偶尔听到公路上传来“北方馒头”“卤肉、凉菜”的叫卖,这声音是那么熟悉,那么悦耳,我在大街叫卖“烧饼”也远远没有这声音和谐……原野里这么纯美的音乐,能吸引多少歌迷?又有多少人会怀念这个最初的音乐殿堂?秋收之后,天气微凉。灰白的苍穹,没有夏日的白云点缀,没有艳阳当空的耀眼,青山依旧,远黛如故,唯有那缕缕秋风,温柔中略带一分萧瑟。看着满园的秋色,我暗自思量,这个秋天我收获了什么?总在执著中前行,却在窘途徜徉。走了那么久,却依然形单影只,常常独自一个人守望着那片空荡荡的天空出神,明天该何去何从?是否还是那么矜持,还是另辟蹊径?把酒问青天,不知未来顺坎;问苍莽大地,谁主我沉浮?秋季的雨并不稀罕,时常出人意料地洋洋洒洒起来。秋雨,没有春雨那么妩媚,没有夏雨那么狂躁,更及不上冬雪那么雅致,它只是略带一点薄凉。我实在无聊,戴着一顶斗笠,彷徨在那悠长而蜿蜒的小路,希望也能像徐志摩那样有幸逢着一个结着愁缘的姑娘,和她一起走在那富有诗意的小路,享受人间片刻的浪漫与温馨的情怀。秋夜,欲枕无眠,斜倚低窗,穿过无月的夜空,遥望彼岸星星点点的灯火,那忽明忽暗的阑珊处,可否有你一低头的温柔?侧耳聆听,河水依然清脆潺潺,宛如你门上的风铃。黑暗中随风轻轻摇曳的枫叶,恰是你轻盈的倩影,舞在我无尽的视野。一个人的夜,一个人的落寞。打开音乐,王强的《尘缘若梦》骤然响起:“请为我点燃灯火,随风继续漂泊。尘世间多少寂寞,回首两鬓斑驳……”这种寂寞情怀与李清照的“寂寞深闺,柔肠一寸愁千缕。惜春春去,几点催花雨。倚遍栏干,只是无情绪!”有何两样?思无绪,想你,你缥缈水中央。梦里牵魂,梦醒觅无处!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1027248.html

    上一篇:男子吞18厘米金属针1个月后就医面色苍白直不起

    下一篇:花落人不归字